半日Humber River

作者:二羊EY

半日Humber River

从国内回来不到48小时,尽管浑身不适,还有点晕头转向,但领导在城里的医院有预约,只能陪伴相随,为领导提供服务。同时心里惦记着前几日朋友在Humber River 看三文鱼回流的信息,正好顺路也想去碰碰运气。早晨有云,阳光透过云淡淡的洒在河面上,水流不大,今天回流三文鱼群没有出现,虽然来时没抱太大的期望,但还是有些失望,今年大概是又没赶上,错过去了。

几只白鹭(Great Egret) 和蓝鹭 (blue Heron) 在河面上缓缓地涉水,从下游走到上游,又飞回下游,用那长长的尖嘴耐心地捕鱼。

一只白鹭不知犯了什么毛病,飞到树上蹲着。几只黑黑的鸬鹚 (Cormorant)索性呆在小水坝的前面,近水楼台的等着游到嘴边的鱼。

一只年轻的黑冠夜鹭(juvenile black-crowned night heron)在岸边岩石上以他们惯有的姿态发呆,通常白天它们是不捕食的,我们的出现打扰了它,就腾空而去。

一只发出嘎啦嘎啦的金属声鸣叫的翠鸟(King Fisher) ,在伸出河面的树枝间飞来飞去,突然间箭一般的射向水中,瞬间一条鱼已在又尖又长的嘴中了。

一只白尾鹿不知何时,悄悄地在对岸喝水,和今年春天看到的母鹿相比,这只明显是一只幼鹿,小鹿喝完,不慌不忙地挠手蹭痒,磨磨增增好一会儿,才慢慢地隐没在树丛中。有时真不知道这些鹿是怎么在这熙熙攘攘的大城市中生存的。

一只猛禽,舞动着巨大的翅膀在空中掠过,在河面上空盘旋数圈后落在对岸,这时才看清是一只火鸡秃鹫 (Turkey Vulture),它的身边河水里是一条死去的硕大的三文鱼,在之后的二十多分钟里,这只秃鹫享受了好一顿丰盛的早餐,鱼太大,秃鹫离开时,鱼看上去还是完整的。


离开时,与领导交流,感叹这河流的重要,一百多年前这里曾经是多伦多重要的商业聚集地,以河水为动力的磨坊,带动着以磨坊为中心的铁工,木工,运输,零售等多种行业,推动了社会的发展,至今这里还是以”Old Mill” 命名的。今天这淌淌流动的河水依然养育着众多赖以生存的动物,水禽,鸟类,鱼,甚至猛禽,繁衍着的自然法则,是地地道道生命循环的源泉。

后记: 周末借送儿出行,进城之机,又来到这Humber River畔,因前晚一整夜的雨,何水充沛,河水中滚动着逆流而上,拼死前行的三文鱼,阶梯水坝前,不时有三文鱼跃出水面,试图冲过去,聚集在河边观鱼的人们,为三文鱼的精神感动,每每有鱼成功地攀过水坝,都大声地鼓掌欢呼起来。



本文被阅读次数:203

2

评论列表

  • #1楼   2023-10-16 20:23   Frank 回复

    水不在深,有鸟则灵。😃👍

  • #2楼   2023-10-16 20:36   Lucy 回复

    以前不知道三文鱼可以生活在河里...

    后记中的周末,有没有抓拍到三文鱼跃出水面的照片?

  • #3楼   2023-10-21 08:08   Frank 回复


    这是文中提到的三文鱼逆流而上的视频。

  • #4楼   2023-10-21 08:09   Frank 回复